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儒墨新时代

  毫无悬念,当儒家最终同意了墨顿的提议,变革大唐服饰,来一场大唐版的胡服骑射,共同推出唐装。

  儒墨两家的能量何其之大,两家联合起来,长安城各大制衣作坊连夜赶工,用最短的时间将唐装推向市场。

  一经推出,立即引起了轰动,墨服的方便再配上儒家的礼仪,简直是王炸组合,唐装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儒家子弟再也不再抵触,尤其是书生纷纷购买,更是以身穿唐装为荣。

  而墨家更是直接,直接将唐装定位墨家的正式服装,一些正式场合务必要传唐装,一点也不顾及唐装上儒家礼节,这才让儒家相信墨顿是诚心合作。

  而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更是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儒服和墨服之争的结局,竟然是两种服饰的融合。

  而且唐装除了代表儒家的礼仪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意义,那就是平等,上到达官贵人,下到普通百姓,都可以身穿唐装,这就更加刺激了唐装的销量。

  “师傅亲自出手,未免太欺负徒儿了。”墨府中,武媚娘嘟着嘴,不满道,她原本以为自己的羽绒服已经是服装界无敌的存在,没有想到击败自己的是师父,唐装一出,立即在销量上胜过了羽绒服。

  不过武媚娘嘴上这么说,心中并不担心,因为寒冬将至,她的羽绒服定然也会继续畅销。

  墨顿摇了摇头道:“儒服和墨服之争,对墨家和儒家都没有好处,为师不过是想要早点结束这场无谓的争执。”

  “可是这也太便宜儒家了,他们什么也没干,就坐收渔翁之利。”武媚娘冷哼道,在她看来,这场服饰之争墨家胜局已定,根本没有必要让儒家分一杯羹。

  “墨家和平崛起,虽然不惧儒家,但是也没有必要将儒家逼上绝路,如今唐装一出,儒家也算是有了台阶下。”墨顿解释道。

  武媚娘摇头道:“虽然有唐装在,儒家恐怕会认为此乃城下之盟,未必会领情。”

  墨顿冷哼一声,道:“不领情,为师之所以会如此,还不是因为你!”

  武媚娘心中一虚,弱弱的说道:“徒儿最近没有惹麻烦呀,一心都在羽绒服作坊!”

  “是没有惹麻烦,你的羽绒服一出,非但改变了儒服和墨服的格局,更是改变了儒服和墨服的格局,如今儒墨两家虽然没有撕破脸,恐怕再也难以回到之前的友好局面。”墨顿一脸凝重道,他一直苦心经营的儒墨的蜜月期,直接因为服饰之争而破坏。

  武媚娘顿时手足无措:“师父,那该怎么办?”

  墨顿郑重道:“为师将你召过来,就是要告诉你,在新的儒墨关系下,墨家的立场和原则。”

  “还请师父明示。”武媚娘恭敬道。

  “如今大唐的百家争鸣,儒墨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先且不说儒墨两家的上古恩怨,就是现在墨家在服饰上胜过儒家,已经引起了儒家的警惕,不愿意失去独尊儒术的地位,而墨家要复兴,注定要引发矛盾。”墨顿道。

  以前墨家复兴虽然有威胁,但是儒家依旧是主流,并未将墨家放在眼中,现在儒家在服饰上尝到了首败,墨家威胁论成为现实,儒家自然会改变对墨家的态度。

  武媚娘冷笑道:“术业有专攻,墨服的崛起得益于墨技的进步,上千年来儒服千篇一律,为何不反思自己不思进取。”

  “墨服儒服并非重点,儒家真正看重的是首次败北,这是一直独尊的儒家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了,好在为师用唐装化解了这次纠纷,否则儒墨两家将会彻底交恶。”墨顿直接道。

  武媚娘皱眉道:“而墨家的力量现在还不足以抗衡儒家!所以师父是准备告诉徒儿是墨家下一步要怎么走。”

  墨顿点了点头,“儒家虽然不满墨家崛起,但是百家各有所长,墨家想要复兴,其根基依旧在墨技,这一点是不可改变,唯有墨家自强不息,方可实现墨家复兴。”

  “徒儿明白!”武媚娘受教道。

  “至于对儒家也没有必要畏惧,如今大唐正是盛世在即,正是百废待兴之时,正是需要我墨家之时,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儒家不可能会贸然攻击墨家,否则就是陛下那里儒家也过不去,对于墨家该竞争还是要竞争,该合作还是合作。”墨顿冷笑道。

  “即竞争又合作!”武媚娘心中不由有些明悟,这恐怕就是墨顿所说的对待儒家的原则。

  “还有,那就是广交其他百家,几百年来朝廷独尊儒术,其他百家早已对其不满,儒家可以对付一个墨家,却对付不了其他百家,墨家和其他百家联合,足以让儒家投鼠忌器。”墨顿嘿嘿一笑道,他来自后世,对兔子国的外交战术可是了如指掌,用在百家争鸣之上可以说在合适不过了。

  “徒儿明白!假以时日,墨家未必不能将儒家取而代之。”武媚娘兴奋道,顿时对墨家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墨顿摇了摇头道:“那你就错了,墨家的目的并非是将儒家取而代之,而是儒墨共存,未来的趋势则是兼修百家,一家独尊的时代将彻底消失,百家争鸣才是王道。”

  儒家和墨家各有自己的领域根本不可能相互取代,这也是墨家沉寂千年依旧可以复兴的根本原因,哪怕墨家日后超过儒家,也不可能将儒家取而代之。

  “是,师父!”至此,武媚娘这才真正理解墨家未来的路线,心中不由多了几分底气。

  忽然,武媚娘心中一顿,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师父,莫非我真的是女主昌的女主,师父这才如此指点徒儿。”

  她看到墨顿毫不藏私的将墨家的未来规划一一倾囊相授,再加上坊间流传她乃是女主昌的女主,早已经心中苦恼,这才将忍不住询问。

  墨顿顿时失笑道:“所谓女主昌不过是阴阳家陷害你的谶言而已,天下哪有什么天降气运,难道你真的认为你有今天的成绩乃是因为女主气运,还是说你所做的羽绒服除了你别人都做不出来。”

  武媚娘摇了摇头,她所研制出的每一个墨技都是没日没夜的做实验得出来的,既然她可以做实验得出来,自然其他人也可以做实验得出来。

  “既然人人都可以做出来,难道都是女主?你能有如此成就,并非是因为你是女主,一方面是因为你的努力,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你站在墨家先贤的肩上,而迟早有一天,墨家后人也会站在你的肩上看的更远。”墨顿告诫道。

  “徒儿明白!”武媚娘如释重负道。

  墨顿点了点头,也许前世的武媚娘能够成就女主昌,那是因为各种机缘巧合,但是这一世,他将武媚娘收为徒弟的时候,武媚娘的人生轨迹就已经改变,不可能复制出前世的奇迹。

  然而墨顿相信武媚娘所做出的成就并不输于前世,一个女帝对华夏只是影响一时,而墨家复兴则会影响华夏千秋万代。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重生之最强剑神九星霸体诀无敌剑域混沌剑神全职法师天道图书馆万古神帝至尊剑皇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