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井渠之法

  秦怀玉为众人倒上鲜红的葡萄酒,朗声道:“我知道孔兄远在高昌并不缺少葡萄美酒,然而墨兄在登州等地酿制的葡萄酒并不逊色于西域葡萄酒,孔兄可要好好的品尝一番。”

  孔惠索摆摆手道:“现在高昌哪里还有好喝的葡萄美酒,连酿酒师都被墨兄打包会登州了,现在整个高昌都在制作葡萄干。”

  “那可是高昌百姓的损失,却是我等大唐百姓的福音呀!”程处默嘿嘿一笑道。

  “那可不尽然,以前高昌美酒就是酿造再多也不过富了皇室而已,葡萄干的收益可比之前酿酒要高得多,而且人人皆可制作,现在高昌百姓的生活可比之前好太多了。”孔惠索如实说道。

  正是葡萄干的生意火爆,高昌百姓获益不少,这才让大唐在高昌站稳了脚跟。

  “那倒也是。”几人纷纷举起酒杯,一时之间,仿佛回到了曾经欢快的岁月,回忆同窗之谊。

  酒过三巡之后,程处默大手一挥道:“既然高昌已定,依我看孔兄就不要回去了,我等兄弟在长安城经常聚聚,岂不快哉。”

  孔惠索摇头道:“哪有那么简单,高昌虽定,但是毕竟时间过短,言同音并未全面推行,外部更有西突厥虎视眈眈,孔某此次回回长安城,就是要奏请朝廷增加驻军,以应对西突厥威胁,却屡次被驳回。”

  “这是为何?”尉迟宝林不解道,西域的重要性人尽皆知,只要有大唐的兵马在,就能保证丝绸之路畅通。

  秦怀玉不假思索道:“还能因为什么,想来也是因为太过遥远,粮草不济,根本养活不了太多的兵马。”

  想要应付西突厥的威胁,大唐的驻兵要以骑兵为主,而养活骑兵那就代表着消耗更大,高昌等地的产出养活不了大批的骑兵。

  孔惠索点头道:“秦兄一语中的,高昌距离长安城足足七千里,其中更是相隔八百里瀚海,道路难行虽然有商户运送了粮食换取葡萄干,但是依旧难以满足大军所用。”

  “那就屯田!”程处默不假思索道,历朝历代朝廷戍边的不二法宝就是屯田,既可以减少长途运粮的损耗,又可以开垦边境,吸引内地百姓定居。

  孔惠索摇了摇头道:“朝廷自然也想到这种方法,然而高昌国酷热无比,降水稀少,灌溉农田只能用冰川融水,如今高昌等地适宜耕种之地全部都被种上了葡萄园,哪里还有多余的土地种植庄稼,要是强行毁葡萄园而种田,则会及其高昌民变,朝廷也是两难。”

  “这有何难!”秦怀玉朗声道。

  孔惠索心中一喜道:“秦兄,可有良策。”

  “没有!”秦怀玉斩钉截铁道。

  孔惠索顿时气结,你没有良策还在那吹牛。

  “不过通常这个时候,我们都会将难题交给墨兄,墨兄总能够轻易的解决。”秦怀玉双手一摊,不以为耻道。

  一旁的程处默在一旁帮腔道:“就是呀,墨兄,这个时候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毕竟打下高昌你可是当居首功呀!”

  “然也,墨兄既然在长安城外有试验田,又在可以沙漠地带种树,在高昌之地屯田自然也是小菜一碟。”尉迟宝林不伦不类的学着孔惠索说话,别提有多怪异。

  墨顿知道这时三人再为他和孔惠索缓和关系,再加上他也不愿失去孔惠索这个曾经的兄弟,当下沉吟片刻道:“想要屯田那就必须有水,而高昌等地降水是指望不上,只能依靠冰川融水,当务之急,那就是要把冰川融水尽可能的输送到屯田之中,唯一的办法就是兴修水利,广开水渠。”

  孔惠索虽然不想接受墨顿的好意,但是毕竟关系高昌大计,只能将个人恩怨抛到一边,这摇头道:“我们也曾经想到过这个方法,但是水渠根本流不出多远就会干涸,根本无济于事达不到灌溉的要求。”

  “这种现象墨某曾经和魏王殿下商讨过,水渠水量流失,一种情况是下渗严重,一种情况是蒸发量巨大,而高昌之地显然是两种皆俱,要先解决也很简单,墨家村计划用管道从石鳖湖引水,为整个长安城提供清洁的水源,高昌之地则可以借鉴一番。”

  “用管道?”孔惠索摇头,无论是从造价还是工程量都在高昌之地实现不了。

  墨顿神秘一笑道:“管道造价昂贵,地上输水又不可行,那孔兄何不效仿地下暗河,在地下挖地道输水。

  “挖地道输水。”孔惠索豁然一震,心中若有所思,却怎么也抓不住这道灵光。

  “不错,就是地道输水,墨某曾经在高昌城下挖过地道,地道阴暗潮湿,既可以减少下渗,蒸发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只要引来水源,地道就可以变成地下水渠,理论上只要地道足够长,就可以将水源输送到想要送达的地方。沿途需要用水,则可以在地下水渠上方打井,在井口取水,最大限度将冰川之水用于生活和屯田灌溉,墨家将这种输水方法称之为井渠之法。”墨顿双手一摊道。

  “挖地道输水,那将会是何等庞大的工程!”孔惠索倒吸一口凉气道。

  墨顿点头道:“工程量的确巨大,然而却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地道挖掘简单,几个工匠即可完成,如今墨家在修建秦岭开凿隧道,已经发明了多段开凿之法,只要人手充足,保证最快的速度将井渠打通,但凡有井渠通过之地,就会有了水源,那高昌之地自然可以屯田屯兵,无惧西突厥的威胁。”

  “墨兄高明,孔某今日替高昌百姓多谢墨兄奇计。”孔惠索郑重起身道谢道。

  他知道此法一出,非但大唐在高昌的统治稳定,也会造福无数高昌百姓,甚至整个西域都会因为这井渠之法而收益,无论是从个人角度还是从儒家教化天下的理念之上,他都不得不接下这个人情。

  “孔兄严重,造福天下本就是我等百家的职责,唯有相互争鸣,方可让天下不断进步,造福百姓。”墨顿意有所指道,他知道儒家因为这场服饰之争已经彻底震动,想通过孔惠索化解这场争端。

  孔惠索眉头一皱,并没有接话,墨家乃是服饰之争的胜利者,占据了上风自然想要和平,然而儒家乃是失败者,自然有些意难平。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重生之最强剑神九星霸体诀无敌剑域混沌剑神全职法师天道图书馆万古神帝至尊剑皇道君